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家发高手网 > 对策仿真 >

我国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的问题及对策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对策仿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文以《中国经济学人》为例,从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必要性和紧迫性、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面临的问题、破解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障碍的对策等方面,对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做了较为深入的思考和论述,提出了富有启发性的对策建议。一、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当前,中国学者对中国与世界问题的见解并没有被国外学者更不说普通民众所了解,中国的现实状况与政策实施的客观条件并不被国外的官员与学者所认知,中国的正当利益诉求甚至善意表达往往被国际舆论所误解或曲解。未来,国家应加大对学术期刊走出去的支持力度,加强优秀外文学术网站和学术期刊建设,通过多种渠道加大对学术期刊走出去的扶持力度,特别应加大对国际主流学术语种期刊资助力度,从而推动更多的英文社科类学术期刊走出去。

  关键词:中国;学术期刊;学人;学者;出去;英文社科;SCI及;SSCI;话语;数据库;英文期刊

  原发信息:《出版发行研究》(京)2016年第201610期 第13-17页

  内容提要:如何通过创办有国际影响力的媒体争取国际话语权,是当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以《中国经济学人》为例,从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必要性和紧迫性、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面临的问题、破解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障碍的对策等方面,对英文社科学术期刊走出去做了较为深入的思考和论述,提出了富有启发性的对策建议。

  习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发挥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作用,要注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在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上,我们应该最有发言权,但实际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习总书记的讲话指出了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国际话语权的现状及问题。目前社会各界十分关注中国文化“走出去”,但对于如何进一步推进中国创办的社会科学学术期刊“走出去”,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讨论。

  虽然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学术期刊面临一些共同的问题,但两者又有较大的差异。由于自然科学属于“硬科学”,有国际通用的标准与语言体系,基本不存在一流成果不被认可的问题,因而自然科学期刊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争取到一流的稿件,提升学术影响力。而社会科学情况有所不同,一方面其与各国的现实利益有更紧密的联系,另一方面也没有公认的尺度来衡量一项成果的水平,因而难以得到一致公认的评价,因而社会科学英文期刊责任与使命是为中国争取应有的话语权。本文主要是针对社科英文期刊的讨论。

  当前,中国学者对中国与世界问题的见解并没有被国外学者更不说普通民众所了解,中国的现实状况与政策实施的客观条件并不被国外的官员与学者所认知,中国的正当利益诉求甚至善意表达往往被国际舆论所误解或曲解。以关于中国问题研究的收录在EconLit中的学术文章为例,到2015年中国学者所发表的论文占总数的比例仅为45%。(见图1)可以说,在最应具话语权问题上中国学者仍旧没能具有应有的话语权。

  图1 全部涉及中国问题的论文及中国学者在其中发表的比例(2002—2014)

  中国需要认识自己和世界,世界也需要深入了解中国。研究中国,发现中国现象的世界意义,成为一个国际性课题。因此,开拓更多的交流渠道和平台,有效地进行国际沟通和传播,是中国和世界共同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投入资源创办一些有国际影响力的媒体已经不仅是文化走出去、争取话语权的需要,同时也是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进一步提升中国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必要条件。

  为了顺应这一需要,较为可行的方式之一就是把中国学者有价值的观点与研究成果以国外读者能够读懂和了解的文字和表达方式,直接向世界传播,特别是要使主流和精英人群成为受众。因此,2006年3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创办了英文学术期刊《中国经济学人》,向世界推介中国经济学和管理学的最新研究进展。迄今为止,该期刊已发表了600余篇文章,受到广泛的关注,产生了很大的国际影响,取得了一定的学术话语权。

  我国学术期刊不仅要“走出去”,而且要“走进去”,更要“走上去”。目前我国某些报刊走出去,实质仅是在海外的华人中发行,虽然对于团结海外华人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对当地主流人群的影响力十分有限。

  目前,我国学术期刊“走出去”要解决如何能“走进去”,即如何对当地主流人群产生影响,至少要让当地主流人群能接触到,能看得懂。因而学术期刊走出去的主体文种应是当地的官方语言,而且主要对象应是当地的主流人群。目前在国力有限的情况下,外文期刊还要“走上去”,把读者定位为当地有影响力的精英阶层。《中国经济学人》把读者定位为欧美的学者、智库或国际组织的研究人员。目前,《中国经济学人》在全球五大洲60多个国家有读者,2015年欧美读者占到了50%以上,而且欧美地区的读者增长率远快于其他地区。这也说明,只有当地主流人群能看得懂,才能发挥影响力。

  目前大家对办英文学术期刊重视不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家认为学术研究是没有国界,是没有国家利益的。而事实是,学术研究,特别是应用性较强的学科是与一国民族利益高度相关的。例如,对于中国利率水平,2015年国际学术界与国际舆论发生了逆转。在2015年上半年以前,国际经济学界主流学者与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存在较严重的低估。低估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对汇率严格管制,管制目的主要是为了获取不当的竞争优势,对国外倾销产品。因而在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舆论强烈要求美国政府对中国施压,促进人民币升值。而在2015年9月人民币汇率较大幅度贬值后,国际经济学界主流学者与国际舆论却又普遍认为中国人民币汇率存在严重高估。为什么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国际学术界观点与舆论会发生这么大变化,笔者认为可能最重要的就是要配合欧美唱空中国、做空中国。上例也不是偶然出现的孤例,而是目前国际经济学界的常态。一名美国学者在任世界银行经济学家时的一篇工作论文,认为美国环境绩效改变的重要原因是美国企业技术进步及美国污染产业向国外进行转移,而此篇文章在全球最顶级的经济学期刊(美国)发表时,结论已经修改为:美国污染产业向国外进行转移不是环境绩效提升的重要原因。同一学者利用同一数据所作同一问题不同版本政策结论差异是很大的,若根据其工作论文,美国环境绩效提升的道路就不具有普适性,而根据其正式发表的论文,美国的道路就具有普适性。

  上述事例说明,英文期刊文章的选择上必须注意国家利益,注重争取应有的话语权。出于上面的考虑,《中国经济学人》在以下方面增加了期刊的影响力。一是不断提升编辑的理论水平。《中国经济学人》十分重视编研结合,不断提升编辑的学术水平,从而使编辑能有很强的“学术鉴赏力”,知道当前经济学领域最前沿的问题是什么,目前关系中国发展的重大问题是什么。2015年《中国经济学人》编辑在《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等权威学术期刊上发文多篇,近十年来在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近20篇,从而保证了《中国经济学人》选题的前沿、重大,具有现实的引导作用。二是从有利于全球经济学生态环境的高度选择文章。目前国际经济学的生态环境不够平衡,反映发展中国家发展道路、模式与利益的学术研究较难在国际英文期刊上刊发,反映欧美道路普适性、正当性的文章过多。这种状况,从学术发展而言,不利于全球经济学进一步的发展,不仅不利于发展中国家寻找自己的发展道路,也不利于发达国家不断调适、应对新的挑战,说到底是不利于全球的发展。《中国经济学人》根据自己的组稿优势,从全球经济学生态环境重构、再平衡的角度,主要刊发反映中国道路、理论、制度优势的文章,从而在一定程度为推动全球经济学生态环境再平衡作出了贡献。三是跟踪国外舆论的变化,调整选稿的导向。《中国经济学人》十分注意学术及大众舆论的变化。利用多种渠道与国外学者进行交流,加强双方的理解与互动。不仅支持《中国经济学人》的编辑在国外进行长期学术交流,也寻找各种机会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与专业会展。在国际舆论变化时,及时调整我们的用稿与组稿方向。

  虽然目前国内学者的国际交流能力与过去相比有较大的提高,但目前中国学者利用英文进行写作的能力仍旧不能适应当前国际交流的需要,甚至很多有在欧美留学经历的人也不能自如用英文进行写作。有些学者英文表达方式也是中国式的,不符合欧美的思维习惯,看似很好的英文文章,外国学者不知所云。目前看,比较可行的方式是专门组织有英文写作能力的人进行翻译,然后请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进行编辑与润色,然后再请作者在专业词汇上进行修改,这样才能使外国学者读懂。另外,还有一点与中文类似,英文也有些词有不同含义,有些词义是比较敏感的,而中国人有时不太能掌握其细微的区别。为了防止出现不应有的错误,终审一定要由中国人来担任。

  《中国经济学人》为了解决上述问题,花费大量的资源来保证文章的语言质量。目前,除个别文章外,我们已经不再接受中国学者自己翻译的文章。从长期实践来看,对中国学者提供的英文文章进行修改的难度要远大于学者提供中文再由专职翻译人员进行翻译、编辑的难度。《中国经济学人》经过10余年翻译队伍的建设,目前已经形成了一支高水平的翻译队伍,基本能满足杂志出版需要。开始筹办《中国经济学人》后,编辑部立即着手聘请外国专家,从创刊的第一期开始就有母语是英语的英文编辑对每篇文章进行编辑,从而保证了文章“外国人能看懂”。为了进一步提高语言质量,防止一些不应有的错误,我们从创刊起就聘请了原《中国日报》总编辑朱瑛璜为《中国经济学人》把好最后一道关口。朱瑛璜长期在英文新闻媒体工作,不仅英文水平高,而且有很强的政治敏感性,多次发现了外国专家可以引起误读的英文,防止了不应有的政治性错误。

本文链接:http://buffaloruse.net/duicefangzhen/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