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家发高手网 > 短语结构树 >

关于生活和幸福树可以教会我们什么?

归档日期:05-29       文本归类:短语结构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来,不少作家以树木为主题展开创作,在他们看来,树木可以拯救你的生命,让你快乐,让你精神强大。

  德国诗人、哲学家赫尔曼·黑塞写道:“树木是圣所。当我们学会倾听树,它就是归宿,是幸福。”在《树:反思与诗歌》(Trees: Reflections and Poems)一书中,黑塞用哲学阐释了树,说它们是真理、美丽、家庭、归属和幸福的源泉。“tree hugger”(直译为抱树者,有环境保护狂的意思,含贬义)或许长久以来一直被当作具有讽刺意味的短语,但黑塞似乎另有所指。

  如今,“树木时间”(tree time)正在复苏。在社交媒体上,有关树的热门标签(如#treesofinstagram和#lovetrees)的出现次数正在迅速增长。而日本的Shinrin-yoku,也就是“感受森林气氛”或“森林沐浴”,目前已经成为日本医学界流行的预防和治疗方法。近年来,有关树的文学作品也有大幅上升,有关这一主题的新书不断涌现,其中包括彼得·沃莱本的《树木的隐秘生活》,威尔·阿松的《奇怪的迷宫》(Strange Labyrinth),菲奥娜·斯塔福德的《漫长的树木生命》(The Long, Long Life of Trees),以及吉恩·戈诺的寓言《种植树木的人》(The Man Who Planted Trees)。

  为什么人们对树这么痴迷?为什么作家和艺术家如此着迷地将树当作主题?树可以教会我们什么?树能否真正让我们感受到快乐,感到到宁静?

  诚然,树在文学界并不是一个新话题。黑塞只是几个世纪以来从树木和森林中获得灵感的作家、诗人、艺术家和哲学家中的一位。19世纪英国诗人约翰·克莱尔以乡村方言写诗,他的诗作《倒下的榆树》(The Fallen Elm)探索了随工业化失去和获得的自由,当时有成片的古老林地都被砍伐了;威廉·华兹华斯的诗歌《四月的清晨》(It Was an April Morning),捕捉到了春天树的美丽及其带来的希望。

  最近出版了一本有关树的主题的选集——《栖于树》(Arboreal),内容涉及有关树与森林的文学、历史、神话和民俗文化。该选集的作者中有建筑师、艺术家、学者,也有与树木和森林有关或是喜爱树木的作家,包括诗人扎法尔·库尼亚,作家托比亚斯·琼斯、海伦·邓莫尔、阿里·史密斯、杰曼·格里尔、理查德·梅比等。

  《栖于树》选集的作者之一菲奥娜·斯塔福德,同时也是《漫长的树木生命》一书的作者。她指出,目前的“树文学热”是新自然写作新兴趋势的一部分,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与人们环保意识的觉醒有关。她告诉BBC文化频道:“不过,关于树木的主题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文学传统的一部分。有关田园诗的悖论就在于,它似乎总在回归失落的乡村世界,但与此同时,却又总是以新的形式出现,与当代形势的密切关联。”

  自童年起,斯塔福德就很喜欢树木。“树木似乎在自身内部创造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不仅仅是自生自灭的生命那么简单,而是一个想象的领域,那里有日常生活和工作世界中不可能存在的事物。”她在树的身上发现了一些让人感到“慰藉”的东西,她说:“树是一个巨大又让人感到亲切的物体,充满生机,又静静为树荫下的生灵遮荫庇护。”

  斯塔福德提到了一些经典儿童文学作品,从罗宾汉的故事到《柳林风声》(The Wind in the Willows)。“弗朗西斯·哈丁最近获奖的作品《谎言树》(The Lie Tree)未来可能也会成为一本经典之作。”她说。

  斯塔福德说道,关于森林,也有一些暗黑系的描写,“这些都根植于欧洲民间故事里”。从格林兄弟,到俄罗斯童话中的女妖婆巴巴亚加都是如此——害怕深不见底的森林里潜伏着什么危险,这一点在《小红帽》中就可以体会到。当然,暗黑森林的描写也有成人版,比如但丁的《黑暗之木》(The Dark Wood)。西尔维娅·普拉特和罗伯特·格雷夫斯的诗作中也描绘过暗黑森林的画面。”

  尽管有上述这些例子,近来大多数关于这一主题的写作中,树木都是一种美好的力量。斯塔福德认为树木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愉快吗?她指出:“树木吸引着所有的感官,新鲜的气味,叶子的簌簌声和鸟鸣声,树皮纤维般的质感 ,所有这些都很吸引人,尤其是在现代都市中……它们将我们与别人联系起来,无论是同时代人还是过去或将来的人。你种下一颗树苗,可能需要200年的时间它才能够羽翼丰满,那么你就会对未来充满信心,树木会为世世代代造福,这是一种很棒的感觉。”

  英国林地信托基金会是“树木时间”的支持者,认为这种方式可以让我们在身体、心灵和精神上感觉更好——沉浸在自然中,可以使我们的精神平静下来,帮助我们应对压力。林地信托基金会和共同利益基金会合作,共同举办季节性活动Leaf!,分享有关树的艺术、诗歌和故事。他们还在着手制定现代版“森林宪章”。原版是1217年在英格兰制定的,规定了国家森林方面的权利和责任,包括林区内放牧和林区内使用火种等。

  托比亚斯·琼斯对此表示赞同: “‘树木时间’可以为那些正在受到压力的人们提供帮助。”琼斯也是《栖于树》选集的作者之一,他说:“大自然缺失症(Nature deficit syndrome)是真实存在的,我相信森林环境最能够治愈这种疾病。”琼斯在英国建立了一个社区,名为“温莎木屋”,“为身处危机的人提供避难所”。这也是他最近的一本书《避难所》(A Place of Refuge)的主题。

  在琼斯研究一本早期著作《乌托邦梦》(Utopian Dreams)时,他看到了森林对心理健康的改善作用。作者写道,树木是痛苦和焦虑的灵丹妙药。这很大程度是由于“森林沐浴”的概念,也是因为“森林可能是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幽灵般的地方,在那里,你不得不直面你的恐惧。”

  琼斯认为,艰苦而耗时的林地工作,在森林里自给自足,砍伐木材给住处供暖,用森林里的木材做家具和其他必需品,也是一种治疗方式,会让人感到平静。他指出,这与“矮林作业”(即以接近树木的根部砍伐树木以便其重新生长的做法)类似:

  树木被砍成树桩是为了再生,就像人们为了心理健康而重建生活。在《栖于树》文集里,诗人扎法尔·库尼亚描述了他位于伯明翰童年家园后面的一棵金莲花树对他的意义,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感觉。他说:“我在家称它‘我的树’,它代表了时间和生命的继续,扎根于此,特别是因为我有来自两个不同大陆的父母。”库尼亚的诗作《守场员》(Fielder)描述了他如何在寻找丢失板球的时候,意外发现了森林的原始之处:“森林里指甲片大小的阴影”,似乎昭示了一个清晰的时刻,犹如“停滞的时钟”。

  他对“林地中一束束射进来的光线”以及那些看起来像是在叶片中散发着光芒的树木很感兴趣。当你在林地里看到蓝铃花时,它们看起来很朦胧,就像是天空的反射。他写道,黎巴嫩裔美国诗人纪·哈·纪伯伦同样受到了这一主题的启发:“树木是地球上写给天空的诗歌。”

  有些人认为“抱树者”这个短语是一种侮辱,暗示着一个与现实生活脱节的嬉皮士梦想家。事实上,这个饱受诟病的短语源于一个非常线年代,马哈拉雅想在焦特布尔外的一个村庄建一座新宫殿,而这里是自然崇拜教派比什诺人的家园。马哈拉雅命令砍掉村里的一些古老的树木,为新宫殿开道。阿米塔·德弗里和比什诺的其他女性成员勇敢站出来,围着树木,将腿和手臂环绕在树干上,进行和平抗议。不幸的是,她们最终为此做出了牺牲。据说有353名示威者死于刀斧下。

  “树抱者”的内涵远比我们认为的要多,对树木本身也是如此。赫尔曼·黑塞写道:“在最高的树枝上,世界喧嚣着,而它们的根部则在无穷无尽之中伸展;但它们不会在那里迷失自己,它们一生都在与一切力量斗争:以自己的方式生长,完全代表自己……没有什么比一棵美丽坚强的树更好的榜样了。”

本文链接:http://buffaloruse.net/duanyujiegoushu/473.html